柏叶酒

韩叶,嗜甜。

全职高手/是爱啊/韩叶

三百六十五分之二。

韩文清一年中跑H市探望叶修的次数。

少归少,不过稳定地挂在那儿,也就不会再往下减了。


叶修打了个呵欠,懒洋洋地给墙上的钟投去一眼。兴欣训练室里仍然人声鼎沸,拜叶修所赐,一班人马各个务正业也打游戏,不务正业也打游戏。陈果对这状况已经由最初一咪咪效果也无的蛮来生作,中途还是一点用处也不见的循循善诱,到现在自生自灭去吧的无奈。她翻了翻白眼,又是精神饱满神清气爽的23:45分。这样无奈着,还是出了趟门,给大家带了份宵夜。


回来的时候带了宵夜以外的东西。

陈果局促不安地推开训练室的大门,才生出一条能挤过她的门缝,就一溜烟地闪身入内,关门,凑到叶修旁边。那一气呵成的猥琐架式一瞬间让魏琛都觉得自己矮了一截,张口正要笑她,就听她说"韩文清在外面,他要来你怎么就不先说一声的?"


"上次妳跟老韩怎么说的?"语落叶修晃了下脑袋,仿佛他后脑杓扎了个高马尾。他还稍稍提了嗓子,趾高气昂地:"报备啥,都一家人了。回家还带报备吗?"陈果恼羞了下,半天也挤不出个反驳来。叶修笑嘻嘻地把手头上百花谷的某个玩家击杀,俐落地退了游戏拔了帐号卡。


看着站起身便往门外走的叶修,陈果有点恍神,才连忙招呼大家一起去解决那还冒着热烟的小菜。


楼下桌椅都摆好了,叶修大呼小叫着让韩文清不知道东西从哪儿拿就让让别碍事,韩文清倒安分,退到一旁等叶修从橱柜挖出了碗筷,才总算得到一块用武之地──把那些餐具按人数放整齐。


魏琛乐呵地和韩文清打了招呼,方锐也坦然,过去拍了他肩膀两下。一个霸图队长出现在兴欣,受到不错的欢迎,还坐一桌吃饭,要传出去肯定让大部分的霸图粉的眼镜和心都得碎裂一地。


韩文清少有这种时间点进食的机会,理由?霸图队上提倡早睡早起,副队长此刻梦里睡的酣甜,就算是假期,也没人胆敢开吃宵夜之先河。

兴欣弄的矮桌,椅子更矮,人坐下来上半身基本可和大腿呈九十度角。桌子大,但人更多,个人能伸展的空间略小,却是谁都享受这个氛围。叶修自然是一屁股落在韩文清隔壁的,另一边是不受韩文清气场影响的魏琛。


韩文清又咬了几口咸海带,旁边的叶修也惬意,坐得近了,没拿筷子而显得优哉游哉的左手随意地搭在韩文清的大腿上。虽然韩文清赶过来还没洗澡,叶修也不在意,好像自己才是脏兮兮又要惹怒韩文清的那个,有一下没一下地蹭他。


都吃完了,勇者们表态要继续站上战场。韩文清去洗了个澡,从叶修房间的衣柜里挑了一套自己的休闲服,敲了敲兴欣训练室的门。有些分寸他们不需要说明,韩文清这大前辈比他们更懂。通常叶修要和他比拼就是到客房去,不过叶修同样乐于善用资源,放韩文清跟唐柔痛战几场。


一点整,勇者们终于打算凯旋归房了。叶修一身软骨头,说,"老韩快扶我一把。"韩文清意思意思地拉了他一下,说,"行,仁至义尽了。"

叶修痛心疾首,"不仁不义啊。"

韩文清扬眉,表情充分地给他的想法做了体现:你就有了?

方锐说,"你俩腻歪回房间行不行,讨论老叶有没有仁义一点意义也没有。"

仁可是一种极广泛的道德观念,义更是公正合宜的体现。

叶修凉凉地说,"谁真的跟你仁义了?"他和韩文清在赛场上,只怕是在比谁下手更残忍,仁义?对着彼此他们完全没有这种东西。


一群人和气地道了晚安後,叶修跟着韩文清回到客房。

仁至义尽也无所谓啊,反正还远没完。支撑他们到现在的怎么会是仁义呢,那都什么微不足道的破玩意儿?



叶修抬头看了眼,像在看天。

而后他低头,和坐在床上的韩文清接吻。


评论(6)
热度(90)

© 柏叶酒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