柏叶酒

韩叶,嗜甜。

全职高手/时差/韩叶

"这十年过得真快啊。"

叶修呵欠连连。手机屏幕上的苏沐橙笑靥如花,声音转成电子信号再送进叶修耳裡,仍然亲切熟悉。她说:"因为你这十年几乎没有閒下来的时候啊。再说你又不把很多事放在心上,回头再来看当然会觉得快囉。"

叶修离开嘉世时深感时间特别漫长的苏沐橙心有戚戚。

叶修想想,真煞有其事。
 一路走来太充实忙碌,儘管过得并不煳涂。

"你出机场没有?到老韩那儿要再连繫啊。"
 "我都多大人了你还穷紧张。"
 "我把电话拿给果果了啊!"
 "快别,知道了,见到人就联繫你。"

断了通话,叶修瞅着手上的小字条。若不是韩文清今儿家裡有事走不开,叶修怎有机会一个人在青岛玩大冒险。所幸握在手中的白纸黑字把地址展示得明明白白,鬼画符式的藏宝图还是免了。

又是搭地铁又是转公交车,直线距离原先不怎麽着,被这般曲曲绕绕拉得老长。叶修一路发呆或打盹儿,愣是做了一个梦。

他梦见苏沐秋跟他赌荣耀会火,赌一杯汽水;梦见吴雪峰退役那会,老朋友连送机都不让他去;梦见平时网游裡见面率高得令人髮指的索克萨尔,没再向他喷过几个髒字。

来去都很快,快得不像曾一起待过几年光阴。网游与人际没多大分别,有些人注定A了便不回来了,有些人正要注册登入,而有的人嘛,从头到尾都在那裡。

叶修的手机忽然响了,几个简单的和絃拼凑而成的原厂预设铃声, 在吵杂的车上并不引人注目。他迷迷煳煳地接起电话,说:"谁啊?"

对方全无报上自己姓名的意思,连最简单的『是我』都直接略了去:"你到哪了?"

叶修一听这声音,像是见着萤幕上有记拳头呼啸而来,整个人都精神了:"我看看……还差两站就到了呢。你忙完了?"

"嗯,你下车就在那等着。"
 "好。"
 "……"
 "……"
 "怎麽不挂电话?"
 "问我呢?。"
 "不然还有谁?"
 "问你啊。"
 "……"

给叶修的无厘头弄惯了,韩文清竟也没多少不耐烦。他俩又是四百多个秋见不上面,这会再不济十分钟内就能摸得着的,听到声音却闹起绨袍恋恋来。

同时意识到了这得多幼稚啊,切断通话键的按钮仍没人想碰一下。

"唉老韩,你信不信前世今生?"
 "你信?"
 "不太信。"
 "那问我这做什。"
 "前阵子沐橙说哥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呢!"
 "扯蛋,上辈子造的孽还差不多。"
 "你听听你怎麽说话的,真没礼貌。我到站了。"

这才终于把热线你和我这首歌给卡了。叶修下了车,看见韩文清正好站在马路对面,被号誌灯堵着。叶修挥了挥手,对面那个戴墨镜的男人点了点头。

等到韩文清终于走过来,叶修把陈果硬塞在他手裡的土产挂到韩文清手腕上,埋怨道:"这儿的红灯怎麽那麽久。"

一旁嚼着口香糖的年轻人诡异地看了叶修一眼,与此同时叶修正被韩文清揽过肩膀。

红灯不过三十秒的时间啊。

评论(4)
热度(75)

© 柏叶酒 | Powered by LOFTER